“嗯,谢谢。”女人垂着脑袋,蚊子般的声音应了一句。

    呃?

    关琅眉心微蹙。

    不知道是不是他今天下午分析微表情有些走火入魔。

    他刚才虽然没有特别留心注意,但还是捕捉到了对方肩膀下意识的轻微退缩趋势,以及那残留在面部表情零点一秒左右的惊慌。

    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自信自己的判断应该没有错。

    那僵硬的不自然的惊慌虽然稍纵即逝,但却是真真切切地说明了对方下意识的害怕。

    明明他只是夸了一句她女儿好看罢了。

    哪怕不显露欣喜,也不至于露出这种奇怪的反应吧?

    提前预设了立场,他才发现了对方的奇怪之处。

    躲躲闪闪的目光,对小女孩的态度也颇为冷淡。

    结合着平日看过的新闻,关琅心里有些猜测。

    “这是你女儿吗?”关琅一双眼睛紧紧锁在矮小女人的脸上,口中又再次问道。

    “小微她当然是我的女儿。”被他这么看着,女人更显慌张,说话都有些结巴了,抱着小女孩的双手,不自觉勒紧了小女孩的手臂。

    关琅叹了口气。

    看来这个女人应该不是小女孩的母亲,哪有母亲被问到这种问题,会惊慌到这种程度上。

    她的心理状态完全被千疮百孔般的微表情揭露了,他这次可是集中全部心神在观察,错误判断的概率很小。

    而且对方多半也不是什么好人,不然何至于不断撒谎,心虚至此。

    年轻女人脸上露出生气的表情,抱着小女孩扭头就准备拔脚就走。

    一般人可能会因此犹豫,但关琅心里早就认定了她的身份。

    哪怕就算真的就是他眼拙,判断错误,那也无妨。

    他愿意赔偿。

    但今天要是让她就这么离开了,他肯定会良心不安的。

    说不定以后都会一直纠结于今天没有采取行动。

    拦一拦说不定就能改变一个孩子的命运,就算猜错了,无非是他自己遭些白眼。

    窒息的无力,海暴的席卷这种生死之间的恐惧他都度过来了,还担心丢些颜面吗?

    他果断站起身来,一个跨步伸手按住了脚底抹油般的年轻女子。

    一双白白净净的手看似轻飘飘地搭在对方肩膀上,但却立马令女人寸步难进。

    “你干嘛!非礼啊!有人非礼呀!”女人被这只手如同紧紧锁住,反应也很迅速,立刻就在车厢里大喊了起来。

    正常这种情境下,男性一方都是处于下风的一方。

    人们同情弱势群体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一个一米八几的壮汉,一个抱着孩子身高不足一米六的母亲。

    任谁看,限制了她行进自由的壮汉都是要被谴责和声讨的。

    但情况并没有如同她预想的那般发展。

    周围的乘客虽然看了过来,有几个年轻人隐隐围了过来,站在附近。

    却没有立刻见义勇为地上前来帮助她。

    这其中原因,一来是因为关琅刚才并没有克制音量,周围的乘客多少还是听见了两人的对话的,也不乏有聪明人意识到了女人的不对劲。

    而且关琅魅力的特殊感染力也让人很难把他判定作恶人。

    就差脸上写着正义凌然几个大字了。

    “有人可以帮忙喊一下乘务人员吗?”关琅丝毫没有被女人所说的话吓到,仍旧不急不缓地朝着周围的人群说道。

    “放开我,非礼啊!还有没有天理啦!”女人听到关琅说的话后情绪更加激动,张牙舞爪地就朝关琅脸面挠去,鼓足了力气想要挣脱。

    可惜关琅另一只手也轻松束缚住了她的反击。

    “我去喊。”一个穿着中学校服的男孩自告奋勇。

    关琅这淡定自若让人帮忙喊工作人员的模样和女人突然发狂的情绪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下大家都觉得她的问题很大。

    不然为什么提到喊乘务人员来就反应如此剧烈。

    “列车前方到站景盛站,列车将打开右侧车门”车厢内突然响起了到站提示广播。

    关琅微微蹙眉。

    地铁缓缓停靠,右侧的车门打开。

    就在这个时候,他身后突然撞过来一道身影。

    关琅在异常发生的一瞬间,就感知到了。

    就如同背后也长了一双眼睛似的,他的右手立刻如同铁钳般扎住了身后撞来的身影的手腕。

    此刻对方那手掌上正握着一柄手指长的粗大钥匙,看方向如果不拦会狠狠戳在腰间上。

    一般人要是被这么来上一下,肯定吃痛不已瞬间丧失行动力。

    关琅眼神轻微后瞥。

    右腿朝后一甩,同时右手一拧,利用着男人失稳的重心便轻松地将他放倒在了地上。

    并不需要多少力气,普通人如果反应够快,也能做出同样的动作。

    车厢内一阵哄闹。

    大概没想到突然又蹦出了一个强加干预的男人。

    果然是有同伙的。

    关琅制服了两人,让小脸写着不安和恐惧的小女孩站在一旁。

    二三岁的小孩能懂啥,说不定连自己的亲身父母都不知道。

    几个乘务人员很快围了过来,咨询发生了什么。

    还以为是一场暴力斗殴,不过在周围乘客你一嘴我一句的热心解释下,关琅才没有被立即当成是施暴份子。

    还有乘客指手画脚地比划再现着刚才这个男人图谋不轨的行为。

    关琅则是悄然间运转起眉间的神念。

    一股庞大的鹰形精神烙印透过眼眸借由逼人的视线施加在女人身上。

    巨大的精神力量,外加乱哄哄的场面以及本就接近崩溃的状态瞬间让她的心理防线溃决。

    “不光我的事啊,我只是个领工资的看小孩的保姆,小孩都是他拐来的!”

    “果然是人贩子!”

    虽然没有想到当事人这么快就自曝了,但周围的乘客都义愤填膺,纷纷谴责

    关琅最后还是和那对男女和小女孩去了一趟区公安分局。

    因为目击证人很多,而且女人自曝的时候,地铁的乘务人员都在场,听得清清楚楚。

    不管怎么说,这两人“人贩子”的身份是没跑了。

    可能因为女人之前的一波自爆,两人很快在审问下把情况都招了。

    两人是一对情侣,只有初中学历,又不愿意做劳力工作,平时游手好闲,就打起了歪心思。

章节目录

日常系大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柚子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柚子坊并收藏日常系大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