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清台山。

    慕尘正背着巨大的石头向上攀爬锻炼肉身力量,和他一起的,是一个粗壮的汉子名叫霸蛮。

    霸蛮长相极为怪异,身高不到一米六,肩宽将近一米,两只手放下来长度超过膝盖,浑身肌肉高高凸起,充满了力量感。

    “哥,小姑的电话!”

    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骑着雪狼王小手举着手机,声音如百灵般清脆,她是慕尘的妹妹慕灵儿。

    小丫头穿一身清凉的绿色小裙,两条长长的马尾垂在腰间,乌溜溜的大眼睛透着狡黠,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如坠落凡间的精灵,看着惹人怜惜。

    慕尘接过电话,听筒中传来一道辨识度极高的女声:“慕尘,你老婆被人睡了……”

    “说人话!”

    听到这一惊一乍的声音,慕尘顿时起了一脑门子黑线,自己一个单身狗,哪儿来的老婆?

    小姑比他大六岁,是爷爷四十多岁时一不小心得到的产物,从小被一群哥哥宠着,养成了无法无天的性格。

    而且她神经大条,说话不过脑子,听风就是雨,平时慕尘最怕和她打交道。

    “兔崽子,你特么老婆被人家睡了,头顶已经绿树参天,还不赶快去接盘……”

    小姑机关枪一样的语速,震的慕尘耳朵发麻,不过也听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慕尘无奈的耸了耸肩问道:“说了半天,那个给我戴帽子的女人叫什么名字?”

    “卧槽!忘了说重点,你老婆长的太美,没对你说是怕你激动的发病,你看女主播都要流鼻血,如果看你老婆君玄机……”

    “什么?你说她叫君玄机?”

    慕尘惊讶了,而且有些蒙圈,未婚妻竟然是那个差点让自己控制不住要犯病的妖孽,老爹果然英明神武,给自己找这么个红颜祸水做老婆,以后要面临的挑战也太大了。

    想到君玄机自信的眼神和逼人的气场,他不由的咧嘴直乐,这妞儿,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听语气你认识她?”

    慕晴歌声音透着怀疑,咋咋呼呼的喊道:“别告诉老娘,你俩早就眉来眼去,窃窃私语,私相授受,明珠暗投……”

    “说什么呢?我也就前两天在雪山碰到过她一次,总共就说了一个字:驾!”

    “驾?我滴蚂蚱爷呀!”

    慕晴歌尖声叫道:“都特么骑上了,行啊小子……你去金陵解决此事,我大概查了一下,背后之人了不得,你可能不是对手,怕你小子吃亏,老娘连制作储物袋这么赚钱的事业都停工了,特地召集一百精锐给你助阵,可谓是损失惨重,你以后可得还给我,保守估计少赚千把亿……”

    “我自己去,你的人情我可不敢欠!”

    一百精锐,少赚千把亿,慕尘听的嘴角直抽,小姑一身铜臭,满脑子钞票,任何事都能和金钱挂钩,自己现在有些不敢缠她。

    “那行,你自己解决吧!不知好歹的兔崽子……”

    慕晴歌骂骂咧咧退出了聊天。

    慕尘想了想,拨通了电话,对面传来一个憨厚的声音:“哥!你找我有事?”

    “有事……”

    电话是打给高定远的,他正好在姑苏,离金陵比较近。

    慕灵儿歪着脑袋盯着慕尘,咯咯笑道:“哥,你出去带上我呗!我把老黑也带上,它都快闷坏了。”

    老黑是小丫头给雪狼王起的名字,对此雪狼王表示不服,然并卵。

    “哈!”

    慕尘撇了撇嘴,笑道:“大人办事,小孩子凑什么热闹,好好修炼,等你进入聚元境,想去哪儿都行!”

    “哼!”

    慕灵儿小手叉腰,嘟着嘴怒目相向,她最讨厌修炼,修炼了两年,几天前才刚刚找到气感进入灵动境,修炼太苦太累,所以谁逼她修炼,谁就是她仇人,绝对没有好脸色。

    见慕灵儿生气,霸蛮顿时慌了神,瓮声瓮气的劝道:“哥,我留在山上看着药园子,你带妹子出去玩玩咋了。”

    这家伙一说话眼睛瞪的溜圆,语气硬的让人肝儿疼。

    “我有说要带你去了吗?”

    慕尘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扛起石头继续锻炼。

    “我也没说要去呀?”

    霸蛮摸了摸脑袋,不满的哼哼道:“前言不搭后语,别死要犯病吧。”他伸手将慕灵儿放在宽阔的肩膀上安慰道:“灵儿,你哥对你不好,咱别理他,我带你到牛背岭打猎去!”

    “好哇!好哇!霸蛮哥哥最疼灵儿了!”

    慕灵儿欢喜雀跃,拍着小手招呼雪狼王,临走时狠狠的瞪了慕尘一眼。

    “这个夯货!”

    慕尘无奈的苦笑,由于身体原因,慕灵儿一直跟着慕尘,从小在霸蛮的肩膀上长大,而霸蛮是个孤儿,把慕灵儿看的极重,加上这货一根筋的特性,也把小丫头惯的肆意妄为,胆大包天。

    ……

    第二天一早,君家大院。

    一名打扮靓丽的少女进了门,后面还跟着几人。

    少女名叫苏轻烟,是君玄机的堂哥君何明的未婚妻,身后跟着的是苏家一群人,听说君家的事情后,家主苏建国毫不犹豫的带人前来帮忙。

    “亲家!你能来,我是由衷的感激啊!”

    君万剑急忙迎了上去,心中有些感动,和君家交好的家族不少,来帮忙的只有秦家和苏家,而且这两家实力并不强,却愿意冒着被林家打压的风险带人助战,也算是患难见真情。

    苏建国拱手道:“亲家客气了,你我两家为姻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说罢,看向坐在院中的秦永年笑道:“倒是秦家主,比我来的还早,当真义薄云天啊!”

    “苏老弟这么说,让我汗颜呀!”

    秦永年站起身来,笑道:“这些年,秦家跟着玄机这丫头沾了不少光,做人理当知恩图报!”

    君正阳正色道:“两位家主,这次君家遭遇危机,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您们跟着君家趟这趟浑水,实在不怎么理智。”

    现在的人,可以同富贵,很少能够共患难,遇到危险时,大多选择明哲保身,苏秦两家义无反顾的赶来相助,让君正阳心存感激,决定一旦君家渡过危机,好好的扶持这两家,以报答今日援手之恩。

    君玄机和君梦瑶为众人端上茶水,等着邓鸿的到来。

    九点多钟,一道嚣张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君家,我迫不及待的等着迎娶君玄机呢,哈哈哈,征服仇人的孙女,想想都酸爽!”

章节目录

无敌龙皇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梦醉千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醉千古并收藏无敌龙皇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