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鸿兴回忆了一下自己上辈子八岁的时候在干嘛。那时的他是个小学生,每天都认真听讲好好学习,努力的让自己可以在年底的时候当选为三好学生(然而并没有成功),同桌的小丫头没事就邀请他去家里玩,但赵鸿兴都以放学后要按时回家做作业的理由拒绝了。

    再后来,这个女孩子就再也不找他了,因为坐在最后一排的一个大个子男生对这个女小丫头的邀请更感兴趣。

    啊,真是青葱的岁月啊。赵鸿兴在心里感叹道。不过,他现在必须要面对一个现实,那就是以一个八岁小孩子的身份去抓住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刺客。

    赵宗阳说得理直气壮,坐在一旁的萧碧巧一脸期待的比划着让他加油的手势。这又让赵鸿兴想起了他八岁那年参加学校运动会五十米跨栏项目之前,老爸和老妈十分肯定他能夺得冠军时的场景,简直和现在一模一样。

    但跨栏和抓刺客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项目啊!

    赵鸿兴不知道的是,赵宗阳之所以会下这个决定,主要就是因为赵鸿兴这些年的表现——这小子实在是太能混日子了。

    八岁左右,这本就是一个小孩子思维最活跃、脑子里鬼主意最多的时间段。而炎奉的皇子们,就很爱把自己脑子里的鬼点子付诸实行。

    比如说,揍了全京城半数以上的流氓的赵鸿鸣。倒不是说所有的炎奉皇子都要像赵鸿鸣这样,干得出比较惊天动地的事,但不管怎么说,有着炎之血脉的他们就要比一般的小孩子,更有展示自己的才华或者实践自己想法的能力。

    但赵鸿兴这些年就像个退休老大爷似的,不调皮不捣蛋,每天除了专心看书就是满哪溜达看景,对血脉的力量唯一能应用到地方,就是为了节省在宫内行走的时间,直接跳过墙头走直线。

    赵宗阳知道自己这个亲儿子不傻,这点从学识课的成绩上能看出来。但怎么就这么与世无争呢?

    为了给赵鸿兴一点刺激,赵宗阳决定给他的任务让他刺激刺激。

    直到第二天下午,赵鸿鸣带上赵鸿兴准备上马车出宫的时候,赵鸿兴依旧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也没想到爹爹是认真的。”坐在车里,赵鸿鸣看着赵鸿兴愁眉苦脸的样子十分想笑。

    赵鸿兴看得出赵鸿鸣有点幸灾乐祸的笑意,只得无奈的撩开些车窗的帘子看向了外面。

    炎奉这个国家和赵鸿兴前世古时候的某个朝代很像,但仅凭赵鸿兴拿点贫瘠的历史知识,他根本说不出来是哪个朝代。从人们的着装上来看,很像赵鸿兴以前看过的那些玩COSPLAY的人们穿得汉服,只是衣衫的袖子也大多都是窄袖,不像电视剧里男男女女都甩着个宽大的袖袍。

    比起美观,这个世界的人们好像更加注重实用?赵鸿兴心想。在这个世界生活了这么多年,他基本都宅在宫里享受这他悠闲的生活,从不主动出宫。所以,这京城里的景色,他也没见过几回。

    现在天刚刚有点擦黑,街边的商铺和酒肆就已经把灯点上了。这让赵鸿兴有点意外,在他的印象里,古人不应该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吗?这天还没黑下来就点灯样子,很像要营业到很晚的样子。

    这个时间的街上确实很热闹,一点都没有赵鸿兴想象中到了晚上就净了街的样子。街边酒肆里的客人络绎不绝,有些已经吃饱喝足的客人搭帮结伙的进了唱曲说书的瓦舍,大概是喝着茶消化食儿去了。很多制作熟食和卖菜卖各种东西的小摊刚刚出摊,挂上个锃亮的灯笼吆喝着招揽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甚至是那些制作手工艺品的铺子也开着门点灯,等待着客人们的挑选。

    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赵鸿兴渐渐地有些看入迷了。街上的这些景象是他前世根本没有见过的。就像是在看一部全景VR的影片一样,一幕幕场景都让赵鸿兴感到有些稀奇。不过,眼前的一切却又要比VR真实,酒肆里明亮的烛光、小摊上叫卖的声音、还有各种食物的香气,这都让赵鸿兴感觉到自己越来越深的沉浸到了这幅景象当中。

    “发什么呆呢六弟弟,咱们到了。”赵鸿鸣拍了一下赵鸿兴。

    瞬间,赵鸿兴就从刚才的沉浸感中回过神来。说是“沉浸”,其实赵鸿兴更想是在逃避。为逃避尚且年幼(身体上)的自己要亲手抓刺客这件闻所未闻的事,赵鸿兴短暂把自己放空了。

    不论如何逃避,最终都是要面对现实的啊。赵鸿兴叹了口气,跟着赵鸿鸣下了车。

    马车停在了一个建筑规模不小的酒楼前,三层楼的所有房间全都灯火通明,看上去生意也是相当的红火。

    在带路小厮的指引下,赵鸿兴跟着赵鸿鸣上了三楼。同行的,还有狼叔和几个侍卫。包括赵鸿兴和赵鸿鸣现在只是一副富家公子的打扮,和酒楼里推杯换盏的客人们看起来一样。

    众人进了三楼的一间包厢,桌子上的菜已经摆好,还都冒着热气,看起来这家酒楼的服务十分周到。

    “吃吧,这家酒楼的厨子算是整个京城手艺最好的了,有些菜样宫里吃不到,今天算是给你尝尝鲜。”一坐下,赵鸿鸣给赵鸿兴递了双筷子。

    接过筷子的赵鸿兴看着这一桌子的菜完全没有动筷子的**。

    “行啦,别愁眉苦脸的。”赵鸿鸣看着赵鸿兴的样子最终还是笑了出来,“要砍头的犯人看着都比你镇定。”

    “你八岁的时候也亲手抓过刺客啊?”赵鸿兴苦着脸问道。

    哎哟,我八岁的时候可比你厉害多了。这话赵鸿鸣只在心里嘀咕了一下并没有说出来,他抬手招呼着还站在一边的狼叔等人坐下一起吃,这些人在大皇子这儿本就是熟人,到了宫城外用不着讲那么多规矩。

    夹了一口菜,赵鸿鸣尝尝味道,好像真的很好吃,满意的点了点头。见赵鸿兴还是对着桌上的菜干瞪眼不动筷,只觉得很好笑,“你就吃点吧六弟弟,饿着也改变不了你一会要抓刺客的事实啊。”

    说着,赵鸿鸣拿起杯子和都入座的狼叔等人一起举杯喝了一口之后,接着对赵鸿兴说道,“再说了,弟弟真以为爹爹让你一个去抓那个刺客啊?”

    听赵鸿鸣这么一说,赵鸿兴好像想到了点什么,看了看狼叔和其他的几个侍卫,赵鸿兴突然不是那么慌了。大皇子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皇帝又不是缺心眼,怎么可能真让自己八岁的儿子直面穷凶极恶的歹人呢。

    “想明白了?”看着赵鸿兴脸上的表情好了一些,赵鸿鸣指了指自己的脚下,对赵鸿兴继续说道,“一会儿,那个对你行刺的刺客就会出现在咱们脚下的这个包间里。”

    心情放松了一些的赵鸿兴,一边往嘴里划拉菜,一边对赵鸿鸣说的话给了一只耳朵听着。别说,这家酒楼的菜还真挺好吃。

    “除了一会儿出现的那个刺客,这屋子里现在还有三个人。”赵鸿鸣一边笑着一边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赵鸿兴说道,“因为出事了之后,京城对想出城的外来人员检查的很严格,所以这个刺客一直没找到跑出京城的机会,而这三个人就是来接应这个刺客的同伙。”

    “一会,进屋抓人的时候,你必须跟着进去,哪怕完全不敢出手,也得等其他人把里面的人都制服了才算数,知道吗?”赵鸿鸣最后问道。

    “知道啦。”赵鸿兴一边嚼着嘴里的东西一边回答道。这一桌不算他和赵鸿鸣,一共有七八个人,虽然不知道楼下的那个包间有多大,但这七八个人在加上要抓的那四个贼人,估计屋子里就没有自己“施展拳脚”的地方了,到时候只要这个安全地方抱头蹲防就好嘛。

    “嗯,明白就好。”赵鸿鸣没有在意赵鸿兴心不在焉的态度,对狼叔说道,“那一会儿其他我就带人先走了,朗指挥亲您务必和我家六弟弟一起尽力捉拿贼人啊。”

    “大公子放心。”狼叔举杯说道。

    “嗯?”赵鸿鸣的话让赵鸿兴停下了往自己嘴里塞吃的的手。

    “怎么,你以为我带来的这些都是来这抓刺客的啊?”赵鸿鸣看着赵鸿兴目瞪口呆的样子,显得十分开心。

    “这件事不止是抓住这一个刺客这么简单,牵扯在内的东西很多。”赵鸿鸣笑着摸了摸赵鸿兴的脑袋,说道,“这刺客不过是最小的一条鱼而已,今晚,还有很多大鱼等着被抓呢。”

    赵鸿鸣的话赵鸿兴听明白了,但他关注的重点是:一会动手抓人的时候,就只有他和狼叔一对四了。

    登时,赵鸿兴脸上的表情跨了下来,嘴里刚才还挺好吃的饭菜也变得如同嚼蜡。

    “哈哈哈!”赵鸿鸣这下笑出了声,随后,只顾自己喝酒吃菜,直到酒足饭饱之后,他拍了拍赵鸿兴的肩膀,开心的走了。

    送走大皇子,狼叔回到了屋里坐下,看着赵鸿兴愁眉苦脸的样子没好气的说道:“六公子,你这也太不相信我了。”

    “不是我不相信你……”赵鸿兴苦着脸说道,“但万一有个闪失呢,我才多大啊,我还没活够呢,能当回皇子也不容易,这要是真就倒霉在这儿了,我多不值啊……”

    听着赵鸿兴嘀咕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狼叔皱着眉头喝了口茶。这六皇子什么地方都挺好,但就是没看出来咋这么怂呢。当年他皇帝老子在民间闯荡的时候,那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孤身一人也敢面对成群的匪徒。怎么这亲生的儿子胆子这么小,有人陪护着抓一个刺客都吓成这样?

    要说赵鸿兴之所以抵触抓刺客这件事,确实是因为有些害怕,但主要还是不愿意。这可和他想要的悠闲生活差远了,在他现在的人生规划里,可根本没有这么惊险刺激的想法。

    但不管赵鸿兴愿不愿意,事情也摆在他的面前了。

    过了将近一盏茶的功夫,赵鸿兴所在房间外响起了三声敲门声。这就是行动开始的信号,告诉赵鸿兴,楼下要抓的人已经齐了。

    “走起!”狼叔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拉起赵鸿兴就往楼下走。

    越是一步一步的接近那个刺客等人所在的包厢,赵鸿兴心里就开始不知为何的往上涌起一丝怒火。等他和狼叔来到包厢门前的时候,赵鸿兴觉得这股怒火自己憋不住了。

    抬起腿“砰”得一声踹开门,赵鸿兴怒发冲冠的蹦了进去,对着屋里头那四个目瞪口呆的人怒吼道。

    “孙贼!睁开眼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认不认识小爷我是谁!”

    打住,上面这一部分都是他的幻想。

    赵鸿兴在被拉去二楼包厢的路上,心里确实憋着一股火。他气呀,气这个刺客闲的没事干嘛要来杀他啊,这不是没事给他找事吗?

    接下的真实情况是,狼叔拉着赵鸿兴来到了包厢门口,抬脚踢开房门,然后拽着他就闯了进去,紧跟着,狼叔对着坐在桌旁目瞪口呆的所有人大声吼道。

    “孙子们,都瞪好你们的狗眼看好了,认不认识这小爷是谁!”

    狼叔就是要比赵鸿兴幻想里的自己霸气多了,人家进屋开的就是群嘲。

    被狼叔拽进屋的赵鸿兴强行镇定下来后仔细这么一看,脑袋里“嗡”的响了一声——情报不对啊,妈的这屋子里怎么是六个人!

    赵鸿兴这边正慌着,那边的六个人里却突然暴起一位,大吼着“我今天跟你们拼了”就朝着赵鸿兴扑了过来。

    扑过来的这个人明显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根本没有理会还站在赵鸿兴旁边随时可以出手的狼叔,直接掏出匕首刺向了赵鸿兴。

    正处于惊慌状态的赵鸿兴只听见一声怪叫之后,便瞧见有人向他扑过来,下意识的向旁边一闪,然后抡起一拳就对着这个人影杵了过去。

    “砰”的一声闷响,命中目标的触感惊醒了赵鸿兴。赵鸿兴只见眼前的这个人捂着肚子,表情十分痛苦的向后退了两步,然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口吐白沫的同时,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这人就这么撅着屁股抽搐了两下之后,没了动静。

    狼叔把放在腰间刀柄上手伸向赵鸿兴,对他竖了个大拇指。刚才的瞬间,狼叔看得清清楚楚。赵鸿兴很轻松的就闪过了那个人刺向他的刀刃,然后紧跟着重重的一拳打在这人的肚子上(赵鸿兴现在这个个子也只能打到这),直接把这人打晕了。狼叔握着刀也是怕赵鸿兴真的反应不过来,一旦躲不开,时间倒是也够他一刀剁下来那个人拿刀的胳膊。

    看到狼叔在自己面前比划的大拇指,再看看撅在地上晕过去的那个人,赵鸿兴有点懵。

    哇!我、我我我这么厉害的吗?赵鸿兴心里合计道。

    桌子旁边剩下的五个人一看这就被干到一个,齐刷刷的一起拍了下桌子。

    “找死!”这五个人站起来异口同声的大喝道,随即拔出怀里揣着的匕首也冲了上来。不过,真正冲向狼叔和赵鸿兴的只有其中的三个人,其中靠窗户的两个人毫不犹豫的撞开窗户跳了出去。

    赵鸿兴又是看得一愣,好家伙,真有这临阵脱逃的猪队友啊。

    面对冲过来的三人,狼叔根本没抽刀,空着手便迎了上去。但是,狼叔没有把这三个人都拦下,故意放过了一个。

    没被狼叔拦住的那人,挥着匕首张扬舞爪的直奔向赵鸿兴了。这个人比那个让赵鸿兴一拳撂倒的家伙聪明了许多,他先是挥着匕首把闪躲中的赵鸿兴逼近墙角,然后,再趁着他无处可躲的这个时机,一刀刺向了赵鸿兴的胸口。

    确实无处可躲的赵鸿兴看好了匕首刺来的方向,一身手就攥住了那人执刀的手腕,攥得死死得一点都不敢松开。

    但随后,赵鸿兴发现自己的力气完全可以和这个成年人抗衡,那人连续用了两次力想把手从赵鸿兴手里抽出来,但都没有成功。

    俩人就这么僵持的瞬间,赵鸿兴实在是害怕这个在使出什么他反应不过来的骚操作,直接用上了浑身的力气飞起一脚,狠狠的踢在了这人的裤裆上。

    命中的瞬间,赵鸿兴就感觉到了自己好像踢碎了什么东西。然后紧接着,被踢了这个人就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手一抖,刀掉在了地上。

    赵鸿兴也松开了这个人的手腕,只见这个人浑身一边飞快的抽搐着,一边缓缓的将自己的双手捂向了自己的裆部,瞪着张着嘴发出了极为痛苦的呻吟。

    再然后,这个人就只能倒在地上继续抽搐了。

    “啪啪啪……”赵鸿兴抬头一看,不知何时就解决了另外两人的狼叔十分悠闲的坐在椅子上对他拍起了巴掌。

    感受着自己“咚咚咚咚”快打成鼓点的心跳声,赵鸿兴非常愤怒的瞪视着狼叔。

    吓死我了,这战士怎么还拉不住怪呢!

章节目录

异世界悠闲的皇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张宅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宅斯并收藏异世界悠闲的皇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