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张易不肯说,路大姐立刻说:“你远看是个谜团,接触下来却是冰团,冷得让人难受,现在你知道打趣了,让人舒服多了,我们有个约定的,你欠我一个谜底。”

    张易哈哈大笑:“终于憋不住了,你找我东扯西拉,其实就是要问我抓到什么。”

    路大姐被揭穿也不以为意,当了他四年辅导员,还是第一次聊得这么轻松,以前真是无法聊啊,就说:“是啊,我等了四年的,早就等急了,快说。”

    张易就说:“好吧,恶魔女长的故事结束了,是该揭谜底了,我在军营里说的那些东西,都是杜撰的,是根据其他小孩抓周的情景瞎说的,谁家孩子抓周会去摆墨斗,火钳啊,也没有四十五样那么多,只是不想说原因才瞎说的,不过,我小时候也抓周,抓的是胭脂。”

    路大姐睁大眼睛看着张易,然后哈哈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

    最后她笑着说:“抓胭脂是要欠无数风流债的。”

    张易看着她,苦笑说:“是啊,因为抓了胭脂,我成了村里笑话,从我懂事起,就不出去玩,自己躲起来练武,小学一年级,也因为抓了胭脂,班级女生不敢和我说话,学校男生也说我是流氓,迟早会是流氓,都来教训我,结果我被逼急了亮刀后,他们都怕我了,却觉得我以后一定是大流氓。

    我只能用功读书练武,心里决定坚决不去当流氓,当时还小,大家都很幼稚的。

    我就是在这环境下长大的,我的功夫就是这么练出来的,为了不当流氓,决定在校时不谈恋爱,因此不敢和女生多说话。

    到大学里开武馆,只有女生来报名,我看清只有女生可能来,索性就全招女生,我也只是训练她们刀法,从不敢和她们闲聊天,你知道的,她们真是很难缠的。”

    路大姐笑着说:“是否难缠,我不知道,风流债你还是欠下了,**百个女生,到底多少风流债,你是记不清楚吧。”

    张易笑着说:“我最多是欠她们情债,风流债肯定没有,你说我难接近,是我从小戒备心理重,为了不受伤害,只能让自己更强,然后也就习惯独处,她们约我出去玩,我一律不去,假期追到我家里玩,我也只带着她们练功,不谈其他话题,如果我注定要欠风流债,那就还没开始。”

    路大姐笑着说:“五年大学,恶魔女长后面追着那么多女生,却没有恋爱,一直是全校男生公敌,说你霸着资源,却又浪费资源,简直可恶到极点。还好,你最后知道开圈,引狼入室,只用半年,两百多匹狼就叼走你盘子里的一百多盘肉,你自己一无所获,觉得亏吗?”

    张易笑着说:“不憋着他们,怎么能赚钱,不亏啊,一学期顶得上三年的收入,换个高尚角度说,人类需要进步,也就需要健康智慧的下一代,媒婆事业功德圆满,我是为人民服务啊。我自己嘛,天涯何处无芳草。”

    路大姐点点头说:“你确实不用着急的,只要你放开胸怀,就有人扑上去的,有什么标准吗?”

    张易摇摇头说:“没考虑过,还是随缘吧。”

    路大姐咂咂嘴说:“你太出色,这缘分就多了,风流债还是会有的,嗨,这个谜底很好玩,我是太想说给人听了,可是故事太伤感了,恶魔女长完全是环境逼出来的,换个人就是另外一个活法了,没有坚强意志力,真要崩溃的。现在我就后悔了,还不如不告诉我的好。谜底一公布,你又会成为新的笑话,恶魔女长不是高冷,是被胭脂困住的可怜虫,把自己裹得很严实,一点都不洒脱。不过这样也好,学校里师生就算笑话你,也是敬你的。”

    张易笑着说:“是啊,不过,历史系有个恶魔女长,总比有个可怜虫拉风。我还是帮历史系挣了不少颜面的。”

    路大姐笑着说:“确实不说的好,以前我睡不着时,总是在猜你摸到什么,以后我看到人提起你,就会想着要不要说出去,这太让人难受了。今晚我就会失眠的,真难过。”

    张易笑着对路大姐说:“你行的,你是大姐大,再见。”

    路大姐看着离开的张易,不仅想到:他又是什么原因,才变得充满阳光呢?

    她发觉张易又成谜雾笼罩的大山了。

    ……

    八月份,张易告别师傅,到南溪政校上班。

    高手不怕挑战,有理想就不会沉寂,传奇还会续写出新的篇章。

    请看后续《试练东汉》和《天和道场》。

章节目录

天和前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灵山尊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灵山尊者并收藏天和前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