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雨终于停了,凌小月的心似乎也已经死了。

    她望着窗外那万里无云的晴空,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分手的信息已经发出去了十五个小时三十八分钟,可是依然没有任何回信。

    呵呵...凌小月突然觉得自己很窝囊,原来对方根本从来就没有在乎过自己。

    滴滴...

    凌小月猛地抓起手机。

    “凌同学,想出来一起喝杯咖啡吗?”

    是韩林发来的信息。

    凌小月看着对面空无一人的座位。

    “不好意思,我在外面呢。”

    韩林:“好吧,那下次再约。”

    韩林确实是一个很温暖的人,在这样万物开始凋零的季节,谁都需要一个人去温暖她的心。

    可是...

    凌小月不是那样的女人。

    只是余潇好似没有把她放在心上。

    拖着的爱情从来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更何况他们这种突发的感情也能叫作爱情吗?

    ......

    北京不同上海,北京的冷有些干,需要穿很厚的衣服去抵挡。

    最近雨下的很少,雾也更浓了。

    偶尔也有那么几天,那接近枯黄的草地还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颜色。

    “再也不这样了,再也不这样了。”余潇进门就扑在了床上。

    冯浩摇了摇头:“杨子萌还在睡,真幸福。”

    余潇咽了口水,缓缓道:“你说顾枫是不是有病啊,马哲课这么无聊,他还接着上?”

    冯浩冷笑了声:“你该不会真认为他勤奋到那种地步了吧?他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余潇道:“哟,顾枫看上那个姑娘了?长什么样啊?改天我也得去见识见识。”

    冯浩在床上已经躺的直直的,他的声音也弱了下来:“得了吧,那种课我可不想去了。”

    “啧啧啧,怎么能这么不关心舍友呢?”说着余潇就拿起手机,准备发个信息调侃一下顾枫。

    屏幕上显示了一条未读信息。

    他点了开来。

    “我们分手吧。”

    余潇眉头一皱,什么鬼啊?他自认为最近没有做出什么令对方不高兴的事情,而且凌小月也没表达什么不满的情绪啊,怎么突然说这种话?

    他立马打了电话过去。

    滴...

    滴...

    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滴...

    滴...

    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他先是冷笑了一声,而后又难过了起来。

    “为什么?”余潇只发了这三个字,但这三个字已包含了许多许多。

    现在他终于也感受到了凌小月内心的折磨。

    当你要得到一个这么重要的答案时,每一秒都是折磨。

    因为这每一秒你都会想出许多奇奇怪怪的原因。

    她也觉得异地恋太痛苦,不能长久?

    她不喜欢我了?

    她有喜欢的人了?

    谈恋爱影响了她的成绩?

    余潇一直走来走去,走来走去。

    冯浩忍不住道:“我说余潇,能别晃了嘛,我眼都快瞎了。”

    “好吧。”余潇又坐在了床上,脸上显得极为费解。

    冯浩道:“你又怎么了?”

    余潇摇了摇头,示意自己要安静一下。

    冯浩于是没再管他,在床上翻了个身,刷着手机,帮助入眠。

    宿舍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余潇还是没有想出来哪个地方出现了问题,按照日子来算,他们应该还在甜蜜期才对。

    凌小月在干什么,她怎么还不回信息?

    只听到杨子萌在轻声地呼唤着。

    余潇望了望冯浩,冯浩没有动。

    于是他起身拿起刚买的矿泉水,递给了杨子萌。

    杨子萌咕咚咕咚就喝了半瓶。

    然后啊一声,显得仿佛获得了新生。

    余潇笑了笑:“你睡得可真舒服啊。”

    杨子萌靠在墙上,一言不发,目光也显得呆滞。

    余潇便没有再说什么,他怕又触及了杨子萌心底的感伤。

    可是他又能怎么样?很快他也要感伤了。

    ......

    凌小月下了楼,她不能再待在宿舍里,她已经快被逼疯了。

    她只是一直往前走,没有方向,没有目的。

    安静与喧闹有时候被需要的很奇怪。

    这个时候她本该走在安静的小径上,可是她却朝人群中走了过去。

    有时候喧闹是可以治愈孤独的。

    这里摆着许许多多的摊位,很多学生都围了上去。

    但是这里好像并不是卖东西,因为每一个摊位面前都摆着一张宣传海报。

    在最前端有一个更大的海报,上面写着:复旦大学第一支学生社团成立于1979年,近年来,在学校的大力支持下,在几代社团人的努力耕耘下,复旦社团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目前社团数量稳步提升,共有218支,社团定位涵盖理论学习、公共实践、文艺教育、兴趣等多方面。

    与此同时,社团覆盖面不断扩大,每年社团新社员人数超过2000人次,会员总数达22000余人次,年龄层次囊括了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每学期社团举办活动场次逾1700,涉及学术研究、能力训练、兴趣爱好、体育健身、文化娱乐、社会实践、职业发展等,形成百家争鸣、欣欣向荣的景象。

    凌小月才记起舍友们早上在宿舍讨论的话题,这一周都是学校社团招揽新成员的日子。其实学生宿舍楼下,海报栏,移动展板早就贴满了各种社团的介绍,只是凌小月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她的心思都被感情夺去了。

    “同学们,来了解一下语馨社啊。”语馨社的一位高个子男生正在吆喝着。

    凌小月走上前去:“你们社团主要是做什么的呢?”

    高个子道:“我们社团主要以锻炼英语口语、让成员敢说英语为目的,为广大英语爱好者提供一个学习英语、锻炼自我、结识志同道合朋友的机会;我们也为希望了解中国、学习中文的外国留学生设立,每一次活动都诚邀留学生加盟,推动中外学生的语言及文化交流。”

    他突然振臂高呼:“我们社团的Mission是畅谈青春抱负,释放英语激情!”

    凌小月看他这幅激动的模样,也不禁一笑。

    高个子连忙掏出一张表:“同学,有兴趣吗?可以先填个报名表,登记一下信息。”

    凌小月笑了笑:“谢谢你,我再看一看。”

    眼见来的学生越来越多,社团的工作人员们也不再吝啬自己的嗓子,纷纷喊了出来。

    “来来来,有没有人了解一下我们剑道社。为社员提供学习、练习和交流剑道的机会,同时通过对剑道不断的修习,培养社员高尚的情操,激发旺盛的精神和坚强的意志,强健体魄。社团除周一、周五晚举行常规训练活动外,还会择期组织打气球游戏、社内比赛、对外交流等活动。”这人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居然都不带喘的。

    “杨氏太极拳协会招人咯!我们旨在传播太极拳文化、推广杨氏太极拳,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每周一到周五晚均有师兄师姐在恒隆物理楼内或物理楼北侧草坪带领同门练习太极拳筑基功操。”

    “Echo合唱团招新啦,爱好合唱艺术的优秀歌者欢迎来报名哟~”

    凌小月转了一圈,这社团五花八门,什么的都有,让人眼花缭乱。

    她手里已经拿了十几份各个社团的简介资料,还有一些小礼品。

    只听“嘭”的一声,凌小月撞到了一个人怀里。

    凌小月连忙道:“不好意思。”

    “没关系。”这声音很温暖,温暖的让凌小月十分熟悉。

    她抬起头,果然是韩林。

    韩林依旧穿着那身白色的毛衣,在这五彩缤纷的路上,仍然显得那样素净。

    他声音很温柔,似乎永远都那样的平缓:“凌同学,你也来了。”

    凌小月笑得有些尴尬,因为先前韩林约她出来的时候,她编了个借口。但韩林却不知道,毕竟他确实是在外面见到凌小月的。

    韩林道:“想加入社团吗?需要一些建议吗?”

    凌小月摇了摇头:“我恰好路过,就来看看。”

    韩林道:“在我看来,社团就是让你能够找到优秀的、志同道合的人,并向他们学习;并且也可以极大地丰富自己的阅历与生活。”

    凌小月道:“所以你也是来招新的吗?”

    韩林点了点头,侧身指向了右边。

    凌小月顺着他的手望去,居然是语馨社。

    韩林道:“对英语有兴趣吗?我们主要以传统的英语角活动为主导,以早读晚读小游戏等活动为支撑,给广大英语热爱者一个学习英语,锻炼自我,结识志同道合朋友的机会。”

    凌小月挥了挥手中的资料页:“你们的社员已经给了我一份。”

    韩林笑道:“哈哈,那看来我晚了一步,怎么样,凌同学,有兴趣加入我们吗?让我们共同开展各种形式新颖的英语口语交流与交际活动。”

    凌小月望着韩林那诚恳的眼神,竟不自觉地点了点头:“有你这么优秀的社长,这个社团肯定很棒。”

    韩林始终都带有淡淡的微笑,他伸出了手:“欢迎加入语馨社。”

    阳光轻轻地洒在凌小月的脸庞上,凌小月眨了眨她那双湖水般清澈的眼睛,也将手伸了出去。

章节目录

你还记得那首歌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痕迹飘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痕迹飘流并收藏你还记得那首歌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