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没课,但凌小月却没有赖床的习惯,她弄了弄头发,准备去图书馆把下个月的考试复习一下。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

    凌小月接起电话,道:“喂?”

    张伊道:“小月,寒假回来吗?”

    凌小月道:“这才十一月不到啊,问这么久的事情?”

    张伊道:“你没看班级qq群吗?”

    凌小月道:“没有,说什么了?”

    张伊道:“体委陈天凯想在寒假组织大家聚个会。”

    凌小月道:“哦,应该回去吧,在这里也没什么事做。”

    张伊小声道:“好哟,到时候要给我带上海的特产哟!”

    凌小月骂道:“死丫头,就你嘴馋。”

    张伊痴痴笑道:“嘿嘿嘿...”

    ......

    杨子萌道:“我这几天有点忙啊。”

    余潇道:“没事。”

    杨子萌道:“嗯,今天有时间啊,你晚上想吃点什么?”

    余潇道:“烧烤?”

    杨子萌道:“最近上火,吃点别的吧?”

    余潇道:“那你说吃什么?”

    两人对视一眼,喊道:“你有病啊。”

    两人又连忙对手机解释:“没说你,行了,晚点跟你说。”

    冯浩走了进来,喊道:“哟哟哟...你们两个...”

    余潇和杨子萌望着他,异口同声道:“你有病啊。”

    冯浩打开电脑,骂了声:“我靠,我招谁惹谁了?”

    顾枫笑道:“你又玩游戏啊,也不出去走走?”

    余潇道:“就是,听哥一句劝,别玩游戏了,有空多出去溜达溜达,和朋友爬爬山,喝喝茶,看看日落;然后一天下来...”

    杨子萌截断道:“你会发现还是tmd玩游戏有意思。”

    “哈哈哈!”冯浩笑得直不起腰来。

    顾枫道:“你们晚上不一起吃饭了吗?”

    冯浩道:“你看他们这样子晚上还会和我们这两个孤家寡人吃饭吗?”

    余潇笑道:“我约了刘同学吃饭。”

    冯浩道:“哎哟,这发展的够快嘛。”

    余潇骂道:“这还不是因为你们?我这不是要请人吃个饭表达一下歉意。”

    冯浩摊了摊手:“怪我们咯。”

    杨子萌嘻嘻一笑:“我约了田甜,进展随时给你们报备哈。”

    顾枫挥了挥手:“走吧走吧,看来宿舍很快有人要脱单了。”

    两人走后,冯浩又继续打起了游戏,顾枫随手抄起了余潇放在桌上的一本期刊。

    “《问道》?这不是余潇文学社的期刊吗?”

    他翻了翻期刊,有一个署名卓少勇的赋诗一首,名为夏雨。

    乌云重叠压山头,独上空亭署气浮。

    昨日狂风今日雨,林花销尽水还流。

    这诗顾枫也看不太懂,但是怎么会是夏雨呢?现在都入秋有段时间了。

    他又翻回封面,发现这是六月份的期刊,他有些失望,他打开这个期刊本来是打算看看有没有周雨薇发表的作品...

    不过余潇说她也有参与连载的部分,相信下个月的期刊就能见到了吧。

    他又望了望自己桌前的《追忆似水年华》,上面都沾了一层灰。

    他突然苦笑了声,刘同学喜欢英语,进了英语社,她却喜欢文学,进了文学社。余潇英语不好,文学不错;而我文学不好,英语不差;可惜余潇不喜欢她,而我也不喜欢刘同学...

    冯浩挥了挥手:“顾枫你想什么呢?来打一局啊。”

    顾枫摇了摇头:“你玩吧,我出去走走。”

    冯浩皱了皱眉:“一天天神神叨叨的...”

    顾枫下了楼,不知道怎么的,他走到了学院的西边。

    这片湖静静地躺在这里,湖心岛上的那座月明楼八角重檐,朱梁画栋,极为气派。

    红叶仍层层围住了这片湖,只是大雁却不见了。顾枫没有听到那阵哀鸣,心里却更加悲伤了。他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想起了一首诗,又突然的吟了出来: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你...

    这声音很熟悉,但顾枫并未意识到他只在图书馆的阶梯上听到一次而已。

    不过就这么一次,他已不能忘怀。

    他转过头,是周雨薇。

    她的脸不再冷冰冰的,却是布满了哀愁。

    周雨薇轻轻道:“我好像见过你。”

    顾枫没想到竟能在这里见到她,说话变得支支吾吾:“我...我们一起上的马哲课。”

    周雨薇摇摇头:“不,好像是在图书馆。”

    顾枫点了点头:“是的,那时候你跟余潇打招呼,我以为你没看到我。”

    周雨薇道:“余潇是你朋友?”

    顾枫又点了点头:“对,我们在同一个宿舍。”

    周雨薇不说话了,她的脸上又从哀愁渐渐转向了冰冻。

    顾枫此时只恨自己没将《追忆似水年华》的句子记熟,或者多背几首诗也行...不至于这样冷场。

    他只好道:“你一个人来这儿?”

    话一出口他便后悔了,因为这是一句废话,她这种人应该是最不喜欢听废话的。

    金灿灿的阳光变得柔和起来,周围的云朵变得绚丽多彩,远处青山看起来不再那样刚强,只因这一抹红粉已晒在了它的身上。

    周雨薇好像没有听到顾枫的那句话,她的表情竟变得有些娇羞。

    她突然道:“走走吗?”

    顾枫连忙道:“好。”

    二人踩在松软的红叶上,寒风也很识相的退去了。

    顾枫终于记起了那该死的句子。

    他故作深沉,轻叹一声,道:“这种感觉,让我想起一本书的一句话,我们初次相遇,难道真的是六十二年前吗?”

    周雨薇心中一阵触动,突然望向了顾枫,只是顾枫仍是望着前方,脸上也露出了哀伤。

    “你也看过这本书?”

    顾枫点了点头,余潇告诉他这种经典段落说一句就行了,说多了反而显得冗杂。

    周雨薇道:“在普鲁斯特看来,人最真实的世界是在回忆之中,因为回忆,人们才感受到时间的存在。”

    顾枫道:“只是在这平凡世界中,当青春凋零,岁月落寞的时候,谁又愿意守在这条对方归家的林荫路旁,等待着永远都不会出现的人呢?”

    二人都不再说话了,这条路很长,长的似乎见不到低,只听到秋风飒飒。

    抬头望去,那夕阳残照之处,更显寂寥与悲伤。

章节目录

你还记得那首歌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痕迹飘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痕迹飘流并收藏你还记得那首歌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