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6点整,正大体育馆全场已经是人山人海,复旦大学的副校长和十几位英语老师还有几百名同学都满心欢喜地期待着晚会的开始。

    6点20分,伴随着掌声与欢呼声,庄晖和林梦真两位主持人用流利的英语口语感谢大家的到来,并宣布晚会正式开始。

    首先,为大家带来表演的是英语社成员共同演唱的《What A Wonderful World》(多么美的世界)。

    I see trees of green, red roses too 我看见青翠的树林,还有那红玫瑰。

    I see them blo for me and you 我看见它们开放,为你也为我。

    And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我心想,多么完美的世界啊。

    ......

    这首深情的献唱深切地让在场的各位观众感受着生活的美好,并感恩身边的一切。

    感受过温情后,庄晖朗声道:“用声音诠释原声影片经典,让语言魅力带给你我乐趣!下面

    语馨社为大家带来的是英语的配音表演《功夫熊猫》。”

    上场的演员有英语社新成员,也有老成员,他们的搞怪服装,活泼的动作,都在显示着青春的动力;所以他们一登场就让大家沸腾了起来。

    他们以俏皮的音调,标准的发音,生动地诠释出了角色的形象,让大家感受到了欢乐,笑声不断。

    观众的气氛已经被点燃了起来,这还没完,紧接着又由汤舒婷等人带来的热舞BOA的《MY NAME》将全场的气氛推向**;动感十足的音乐,闪耀无比的灯光,引起在场观众激烈的欢呼声与掌声。

    随后为了提高现场观众的参与度,林梦真和大家积极互动,提出了五个关于英语国家习俗的文化题目,还为积极参与回答的同学们准备了精美的礼品。

    场下的同学们纷纷举手,生怕错过这个机会。

    此时在后台的韩林,俯身望着凌小月,轻轻道:“凌小月,准备好了吗?”

    凌小月点了点头,但心中仍有些起伏,这也是她第一次参与这样大型的晚会,而且还只有她一个人。

    韩林拍了拍凌小月的肩膀,柔声道:“去吧,别紧张。”

    庄晖朗声道:“下面,让我们有请语馨社的凌小月为大家带来一段monologue。”

    凌小月走上了台,面对这闪耀的灯光还有无数观众的鼓掌,她的手心都出了汗。

    她侧脸望了望后台,韩林正朝她微笑着,他的手一直往下压,示意她深呼吸,放松一些。

    凌小月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高声道:“现场的一些英语老师听过这个片段,似乎想起了当年看乔布斯在斯坦福演讲时的感受...

    “Don't let the noise of others' opinions drown out your own inner voice ,and most g else is secondary.”

    凌小月声情并茂的朗读着,似乎也穿入到了其中。

    在座的各位同学也因此感悟到这人生的真谛,那就是follow your heart。现在大多数人的生活都是千篇一律的,会为了家庭、学校、工作等各种各样的原因,做着自己并不太情愿的事情,从而导致用得过且过的态度去对待工作和生活。

    而一个人需要时常听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只有知道自己的内心想着什么,跟随它,然后热爱自己所要做的事情,才会对得起自己的一生;因为只有自己热爱的东西,自己才会无论经历多少苦难,都会继续坚持下去。

    ......

    此时北京麻省学院也在进行着感恩节的活动,但余潇没有去,他的桌上摆着一瓶红牛和一盒劲浪,他正在宿舍埋头改着稿子,看样子今天是要通宵了。

    明天就要交最终稿,这是社长下的死命令,他权衡轻重,只有放弃Twin Peak的活动。

    他的笔在手中不停地转着,另一只手又时不时地敲打着桌子...

    我该不该直接进入主题,让他们来一场大战?

    余潇说着就在键盘上敲打着:“昆仑山脚,弯月初升,肆虐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天龙帮帮主言然殊不禁打了个寒颤。”

    “天龙帮已算作武林大派,可他也只能在这里站着。无论如何,现在还能站在这里的人,已非同寻常。”

    他点了点头,不要脸的说:“嗯,有点古龙的影子。”

    昆仑山顶,古门门主古三清衣袂正被冷风吹动。他的面前站着五个人,这五人武功不俗,又精通乐器,江湖上称他们为五音。其中张正功和柴少商在中原武林已大有名气,而冯绝,上官徵和乐天余三人则稍逊他们一筹。

    余潇打开了红牛,咕噜喝了一半。

    “人物出来了,要怎么凸显矛盾呢?”

    “还是写那柄剑?”

    他继续写着:

    飞冰溅雪,血染寒梅。这里已足够冷,却仍不及这些人的杀气。

    古门远在塞外,五音却在中原。

    井水不犯河水,为何在此对峙?

    “看来就用这柄剑作为一个矛盾的原因...不过接下来是不是该简单介绍一下这把剑,让它有逼格一点?”于是余潇开始上网查阅古代的铸剑高手。

    风胡子:亦称“风湖子”、“风胡”、“风壶”,春秋时楚国人,相剑家,精于识剑﹑铸剑。关于风胡子的记载非常的少。

    余潇骂道:“我去,记载非常少,还写个屁,而且这名字也难听,什么疯胡子...”

    干将和莫邪:春秋末期铸剑师,相传为吴国人,曾为吴王阖闾作剑。传说二人合作铸造了干将和莫邪两把剑,干将是雄剑,莫邪是雌剑。

    余潇想了想:“干将莫邪倒是挺出名的,但是感觉太出名了,有点假。”

    “咦,徐夫人?我草,这tm是个男的啊...真恶心这名字。”

    欧冶子:春秋末期到战国初期越国人,一说为古代瓯江流域生活着的闽族匠人;中国古代铸剑师鼻祖。

    余潇默然半晌:“欧冶子,鼻祖...这个名气挺大,但好像直接用有点...”

    哎!余潇灵机一动:“既然是铸剑师鼻祖,那肯定有传人嘛...”

    “有了!”

    这把神剑乃闽族巨匠欧冶子的第十三代传人欧戈所铸...

章节目录

你还记得那首歌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痕迹飘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痕迹飘流并收藏你还记得那首歌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