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的阳光总是那样温和,法国作家儒勒·米什莱曾说过:阳光使在黑暗中追逐我们的恐怖却步,使梦幻的烦恼和痛苦消失,使困扰灵魂的骚乱思绪逃遁得无影无踪。”

    余潇望着屋外,不禁感慨着。

    杨子萌无奈道:“你就去撒泡尿,也要来句名人名言啊?”

    余潇摆了摆手:“这几天阴雨连连,今天总算放晴了些,杨子萌,要不要去打场球?”

    杨子萌点了点头:“好啊,上次打球好久之前了,我得去恢复恢复手感。”

    冯浩道:“那女的还没找你?”

    杨子萌道:“还没有啊,我要不要主动找下她?”

    冯浩道:“你找她干嘛?他们这线拉的可够长啊。”

    滴滴滴...

    杨子萌正换着鞋呢,手机就传来了QQ消息。

    卓诺道:“今天真开心。”

    “来了来了!”杨子萌激动的喊道。

    顾枫道:“你反应至于这么夸张吗?”

    杨子萌道:“你们不知道,我憋着一口气呢,要好好玩玩她。”

    杨子萌在手机键盘上敲打着:“怎么了?跟爸爸和好了?”

    卓诺道:“今天来敬老院看爷爷奶奶,看到他们的笑容,我也愉快了很多。”

    杨子萌有些奇怪:“你爷爷奶奶在敬老院?”

    卓诺道:“不是亲的,是敬老院的。”

    杨子萌道:“哦,这样啊,你太有爱心了,是个好人啊!”

    卓诺道:“每个人都可以的,只是生活太忙碌了,其实帮助他们就是在帮助自己。”

    杨子萌道:“你说的很对,那就给他们也来办**身卡?”

    “我们这里还可以游泳,年纪大的人游泳很利于身体健康的。”

    卓诺道:“敬老院太偏了,不方便。”

    杨子萌道:“没事,我可以过去接他们,地址发我。”

    卓诺道:“那可能来不及啦,我马上就要走了。”

    “要回厦门看我的爷爷奶奶了。”

    杨子萌道:“要不办张卡?我们厦门也有店的。”

    卓诺道:“下次吧,我赶飞机,祝我一路平安。”

    顾枫道:“哈哈哈,她这一次怎么感觉聊天节奏快了不少啊?”

    余潇道:“这大概就是欲情故纵吧?”

    冯浩骂道:“纵个p,压根就全是编的,当然没法让你去接啦。”

    他又道:“这样看起来,很快就要拉钩了,这回到厦门看爷爷奶奶,应该就要步入正题了。”

    杨子萌系好了鞋带,站了起来:“她这飞机一坐至少要两三个小时,走吧,余潇,还能打不少时间呢。”

    余潇道:“顾枫,冯浩,你们也一起去玩玩不?”

    冯浩摆了摆手:“不去不去,我去干吗?给你们捡球啊?”

    顾枫道:“哈哈,等天热一点,现在太冷了。”

    杨子萌道:“走吧,别劝这两个网瘾少年了。”

    冯浩道:“我可去你的吧,你tm最近要不是泡小老妹,你早求老子陪你一起玩了。”

    ......

    三个小时后。

    卓诺道:“我到啦,爷爷特地来接我的呢。”

    “回到这个童年生长的地方,感觉到很温馨。”

    杨子萌紧紧地握住了手机,心道:终于要来了吗?

    杨子萌回道:“真羡慕你啊,还可以回老家看望家人。”

    卓诺道:“这次回来,发现爷爷脸上的皱纹和头上的白发更多了...”

    杨子萌道:“岁月不饶人啊,爷爷年纪也大了。”

    卓诺道:“很想一直留在爷爷身边,可爷爷说,我长大了,得去闯闯外面的世界。”

    杨子萌道:“爷爷说的对,你有时间多回去陪陪他就好了。”

    卓诺道:“我知道爷爷是为了我好,可是我也知道,没有我,他们很孤单的。”

    “可我让他来我这里,他也不愿意。”

    “爷爷最大的爱好就是采茶做茶,他说他要守住他的茶山一辈子。”

    杨子萌道:“太不容易了老人家,就让当哥哥的尽一份孝心,送老人两张次卡,让老人家有时间也来健身房锻炼一下。”

    卓诺道:“不用,你猜猜我在做什么呀?”

    杨子萌道:“你在干嘛啊?”

    卓诺道:“我在给爷爷打下手呢,他正在制茶。”

    “可不要小看我哟。”

    杨子萌道:“不会不会,这可是个体力活啊,不来办**身卡,加强一下上肢力量吗?”

    卓诺道:“那你要不要品品我爷爷的茶呀。”

    杨子萌道:“啊?可是太远了啊。”

    卓诺道:“寄给你呀。”

    杨子萌道:“可以啊,你给我寄茶,我请你锻炼。”

    卓诺道:“不用啦,明天刚好也要寄给爸爸,顺便也寄给你。”

    杨子萌道:“那多不好意思啊,无功不受禄啊。”

    卓诺道:“你是我哥哥呀,本来送你也没什么的。”

    “不过你也知道,爷爷一个人制茶,很辛苦的。”

    “爷爷说先给你点尝尝,他说你是我朋友,朋友的话560一两,1000二两,25000半斤。”

    “你要多少呢?”

    杨子萌道:“爷爷是不是误会了,我不是你朋友啊;我是你哥哥啊,一家人谈钱多伤感情啊?”

    卓诺道:“是啦,可是爷爷真的也不容易啊,如果是我的茶,我肯定就送你了。”

    杨子萌道:“唉,其实我也想尽一份孝心,可是太远了。妹妹你帮我带句话给爷爷,就说我在健身房等他们。”

    “等你们过来,我就带你们锻炼身体。”

    哈哈哈!哈哈哈!另外三个人都笑喷了。

    余潇道:“卖卡的和卖茶的针锋相对,狭路相逢勇者胜!”

    冯浩道:“喂,我说杨子萌,你是不是该请我吃顿饭,感谢我拯救了你?”

    杨子萌道:“等等啊,让我看看还有没有下文。”

    五分钟过去了,那个人还是没有回复。

    很快地,杨子萌发现这个卓诺在他好友列表中消失了。

    “我靠,这人怎么不见了?”

    余潇道:“把你删了呗。”

    杨子萌骂道:“卧槽,这个bitch,还真把我删了。”

    冯浩道:“搞不好人家不是个bitch,而是躺在beach的抠脚大汉。”

    杨子萌连忙道:“打住打住,太恶心了,走吧走吧,你的饭我请了。”

    冯浩笑道:“这才像话嘛。”

章节目录

你还记得那首歌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痕迹飘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痕迹飘流并收藏你还记得那首歌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