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清秋表面上是一个怎样的人,许多人都知道。

    但是她的内心世界呢?恐怕连顾枫都不太知道。

    她想起第一次和顾枫出去,更多的还是尴尬不已,

    她一直望着前方,而顾枫一直拿着手机点进点出。

    她曾经以为大学四年,她不会谈恋爱,也不会喜欢上别人。

    她并不是木头人,她知道顾枫想的什么,但她却不认为她和顾枫能发展到那种地步。

    听起来很奇怪,也难以令人置信,但种种事件的发生,却不断地融化她心中的寒冰。

    湖边偶遇、非诚勿扰、篮球比赛...

    是的,冷清秋的感觉也在慢慢转变,但喜欢的转变却不是一个简单的加法,是会被许多因素所影响的。

    当她咬着牙,忍住了几次眼红。

    当她又独自走过了那空荡的街。

    当她梦醒时,又回忆起往事。

    她才发现,她离开阳光已经太久了。

    许多事改变了,但这就是生活。

    ......

    夜很深了,刘思琪还没有睡着,她发了一条信息给余潇。

    “睡眠的拼音是什么?”

    余潇还在赶稿,自从当了编辑部的部长后,工作忙了许多。

    他看到这样的信息,直呼幼稚,却还是回道:“shui mian啊,你怎么了?”

    刘思琪道:“失眠呢?”

    余潇实在不知道她搞什么飞机,却有些没有耐心了:“shi mian”

    刘思琪将自己的柔情全部灌输在指尖上:“without u,我怎么睡得着?”

    余潇笑了,这个梗倒是不错:“好嘛,改天我陪你一起起床看日出。”

    刘思琪脸红了:“嘻嘻好呀。”

    这时余潇看到杨子萌还没睡,喊道:“杨子萌,教你个情话。”

    杨子萌道:“什么啊?”

    余潇道:“睡眠的拼音是什么?”

    杨子萌皱眉道:“shuimian啊,你又搞什么啊...”

    余潇挥了挥手:“你回答就是了,失眠呢?”

    杨子萌只好道:“shimian啊...”

    余潇笑道:“这两个有什么区别?”

    杨子萌道:“都有一个眠啊。”

    余潇摊了摊手:“我问你拼音啊,大哥。”

    杨子萌在脑海中算着哎!不知道,不知道,到底什么区别?”

    冯浩瞥了一眼:“拜托,这你都不知道,少了个u啊。”

    杨子萌更迷惑了:“你们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顾枫都听出来了,笑道:“这意思就是没有你,我睡不着。”

    杨子萌长大了嘴巴:“我靠,这也太...”

    冯浩道:“你还别说,女孩子就吃这一套。”

    他转眼又看了一眼顾枫:“冷清秋估计不吃。”

    余潇叹了口气:“不过我确实有些担心杨子萌,这个直男癌晚期患者。”

    杨子萌骂道:“你他吗的才得了癌症。”

    余潇愣住了,冯浩哈哈大笑:“杨子萌,这不是真正的癌症...”他话锋一转:“不过比癌症难治。”

    哈哈哈!另外三人一起笑了出来。

    剩下杨子萌一脸懵逼:“你们说什么呢...”

    余潇道:“来,我给你看看如何展现一个男人的求生欲。”

    杨子萌念道:“老公,我的卷发棒在哪啊?”

    老公回道:“棒就棒在和你的气质特别配。”

    杨子萌皱眉道:“这什么鬼啊?”

    余潇道:“你再念念这个。”

    这是知乎上的一条问答,题目是谈谈女友卸妆后的感受。

    网友我简直就是神经病回道:“女友卸妆之后,依然是花容月貌的样子。妆容点缀,是锦上添花,是好上加好,相反,我更担心不好的化妆品对女朋友的脸造成伤害,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多赚钱,给她买最好的化妆品。

    谢谢我女朋友邀请我回答这个问题。”

    冯浩膜拜道:“这求生欲是相当强了,佩服佩服。”

    杨子萌不满道:“这也太舔了吧,舔狗不得好死啊。”

    余潇搂住了杨子萌:“你看人冯大师,什么叫欲擒故纵?就是先舔人家,再让人家舔你。”

    冯浩骂道:“我去你的,我什么时候舔别人了?”

    余潇微微一笑:“这我哪知道啊?”

    他又正色道:“无论什么样的女孩子总是喜欢听好话的。”

    他望了顾枫一眼,又道:“哪怕是冷清秋这样的冰山美人。”

    “不过像顾枫喜欢冷清秋这种事,我倒有一个很好的总结:我被你吸引,就如地球被太阳吸引,既不敢靠太近,又无法逃离;其实,杨子萌这句话你也可以用得上,许多东西本来就是相通的嘛。”

    冯浩补了一刀:“就是就是,勇敢表白,你还能知道自己是几号备胎;杨子萌,宿舍可就你一个单身狗了啊。”

    杨子萌骂骂咧咧道:“奶奶个熊,我记得几年前单身还是贵族来的,怎么现在就变成狗了?”

    余潇道:“你现在发展的怎么样了?有什么难题可以提嘛。”

    杨子萌突然反应过来:“hold on hold on,怎么突然把矛头指向我了,我招谁惹谁了啊?”

    顾枫道:“大家可是在集思广益的帮你,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咯。”

    杨子萌幽幽道:“我是蛮喜欢她的,但是不知道她对我印象如何,我也不敢直截了当的表白啊。”

    冯浩道:“连IE都有勇气问你是否要将它设为默认浏览器,你他妈的却跟我说你没勇气和喜欢的人表白?”

    余潇抚掌道:“这个好,你想啊,顾枫当时不比你艰难多了,人家现在不也抱得美人归了。”

    顾枫反击道:“是啊,你看余潇当时还用我的名号欺骗人家良家妇女呢,现在不也名正言顺了。”

    冯浩大笑一声:“好,这个反击我喜欢!顾枫难得反击余潇一次。”

    他想了想,又道:“你嘛,得利用自己的优势长处,比如说你喜欢打篮球,那就让她感受到你篮球多么强;或者你去打听她喜欢什么,投其所好总是不会错的。”

    顾枫点了点头:“我是没什么能帮你的了,但是余大文人和冯大师的话,你可要多听听,余大文人是理论派高手,冯大师是实践派达人;综合起来,你就能无敌于天下了。”

    余潇骂道:“我擦,又黑我!”

章节目录

你还记得那首歌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痕迹飘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痕迹飘流并收藏你还记得那首歌吗最新章节